防尘网

研究哲学是不是会降低幽默感,变得严肃死板?

  不会。

  亚里士多德是哲学家。你听他说:“生活中有一种东西是不可或缺的,那就是安排休息与玩笑的时间。”

  孔子是哲学家。你听他说:《论语·学而》:“子曰:学而时习之,不亦乐乎?”学习也是为了快乐。

  孟子是哲学家,你听他说:《孟子·告子》:“理义之悦我心,犹刍豢之悦我口。”要用道理和道义来使自己喜悦。

  昆提利安是古罗马哲学家,也是修辞学教授。你听他说:“最难具有的本领就是引逗法官发笑、驱散悲怆带来的伤感,以及为法官发明一种有益的消遣,甚至偶尔使之清醒,摆脱疲惫和厌烦情绪。”

研究哲学是不是会降低幽默感,变得严肃死板?

  卢梭是个哲学家,你听他说:“失却了嘴边总是挂着笑的年纪,谁不为之感到惋惜?”

  叔本华是哲学家中最不快乐的,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悲观主义者,尽管如此,他还是有他的快乐时代。他说过这样的话:“愉快随时带来益处。它好比幸福的现金支付,而其它都不过是一张支票。”(叔本华:《作为意志与表象的世界》)

  尼采比叔本华还悲观,但他最著名的口号是:“笑一切悲剧!”他说:“面对痛苦,面对最深的痛苦——人类的痛苦,精神反而欢欣鼓舞,这就是酒神精神。”

  或许应该这么说:伟大的哲学家都很快乐,但学哲学的人不快乐。

研究哲学是不是会降低幽默感,变得严肃死板?

  研究哲学与严肃死板没有必然联系,哲学家也可以是幽默家和段子手。以下就是几个广为流传的哲学家的幽默故事:

  古希腊哲学家赫拉克利特曾诙谐地说道:“如果幸福在于肉体的快感,那么就应当说,牛找到草料吃的时候是幸福的。”

  马丁路德对于教皇允许神甫们拥有女人,却又不允许他们结婚的荒谬禁令作了辛辣的嘲讽:“这好象是把火与干草放在一起,命令它们既不要冒烟,又不要燃烧。”

  一天,有位学生在课堂上问贝克莱:“先生,您认为谁是当代最杰出的哲学家?”贝克莱迟疑片刻,面带难色地回答道:“我是一位很谦虚的人,所以我很难说出这位哲学家的名字,但作为真理的追求者,我又不能不说真话。这回你应当知道他是谁了吧?”

  一位女记者专程前来采访爱因斯坦,她问道:“在您眼里,时间和永恒有什么关系?”爱因斯坦彬彬有礼的答道:“亲爱的女士,假如我有时间给您解释它们之间的区别,那么当您明白之时,永恒便消失了。”

  有一次,叔本华与哥德谈到光。叔本华说,太阳系是我们的表象,如果我们没有看到光,光就不存在。歌德却对他说:“不,如果光没有照耀到您,您就不存在。”

  研究哲学之所以给人严肃死板的印象,是因为没有处理好思考与表达的关系。思考与表达各有其对象,思考面对的是自己,而整天把自己逗得乐呵呵的是神经病;表达面对的是听众,只有把听众逗得乐呵呵才有利于沟通。

  一句话,研究哲学需要:严肃地思考,幽默地表达。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防尘网_防尘网生产厂家_防尘网厂家_防尘网价格-富士防尘网 > 研究哲学是不是会降低幽默感,变得严肃死板?

评论

留言与评论(共有 0 条评论)
   
验证码: